自然造型者 —— 油画家江山

2018-06-02


-本视频由珠三角艺术视频档案独家制作播出-
 
江山,1973年12月生于湖南,2007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研究生班。艺术家、策划人。当过数年火车司机,2002年开始创作城市叙事系列作品,作品主要以建筑的生长、机器的运动为题材,表达生命体与建筑、机器的同构性。通过空间错置的、互相穿插、破坏的物象叠加,描绘现代都市的末世场景和与生命界血肉相连的归宿之所。


【采访实录】
 
做了10年火车司机

网易艺术:您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火车司机,可以谈谈这段经历吗?

江山:我是在初中毕业,15岁的时候从一个乡村学校考到广州的一个铁路中专,学习了4年后进入铁路,到机务段开火车,差不多有10年的样子。现在我还保留着开火车的驾驶证,我的朋友们常笑我恋旧,喜欢保留一些老旧的东西。

创作题材是生活经历的反映

网易艺术:您现在的作品也是画很多火车的城市类的题材,是跟这段经历有关吧?

江山:是的,这个影响很大,我一直觉得经历是一种财富,我开火车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自成体系能够运动的东西,那时候师傅跟我说火车头光螺丝都有二十万颗,这么复杂和庞大的一个机器,能在地面上灵巧地穿梭,它的每一小块都在运动,很奇妙的感觉,一直到现在还影响到我的思维方式:就是一个作品不够复杂的话觉得没完成。我独自一人在广州生活了很多年,对城市生活的感受是会比较深入,我想生活是最深刻的,这些创作题材也就是我生活经历的一个反映。

从书法到绘画

网易艺术:您什么时候决定放弃这个职业去学习绘画呢?

江山:学画其实是小时候的事,刚上学的时候母亲很重视书法,我的兄长后来成了书法家跟这个也很有关系。记得那时候母亲常常拿根小棍子站在我旁边,写字写不好就要被打手(笑),非常严格,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毛笔字似乎已经写得挺好了,一下课就拿毛笔出来写,就会有同学老师过来围观,老师还会特别送我一些白纸,虚荣心一下子上来了,激发了这方面的兴趣,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已经把《广州美院优秀学生素描集》的作品临摹了一遍。

 
画画长期贯穿在生活中


对于自己的工作室,江山笑称是艺术生产的"工地"。
 
后来我到铁路学校的时候,学的是各种关于机器的、动力学的、工程学、材料学的东西,机械设计和制图因为能发挥空间想象力,是我喜爱的课程。那时候学校对有文艺爱好的学生很关照,有一间休息室专门给我拿来画画。所以其实对于我来说,画画是长期贯穿在我生活中的事情,做火车司机是阶段性的。

喜欢留意空间的运动、覆盖及互相破坏


江山油画作品《机器城之旅》
 
网易艺术:您的作品看起来有一些超现实的味道,那么其实生活是很现实的,您是怎样平衡这种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的矛盾关系?

江山:作品风格是跟我的经历有关的吧,是我思维方式的自然而然的一种外化,我喜欢留意空间的运动、覆盖和这些过程中的互相破坏。我好像没有太多去想这是不是超现实的,有时候我们看到的一些比如大工业的东西,它所产生的破坏力和视觉效果就很超现实,但它也很真实地摆在你面前,我在画新巴别塔系列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很超现实,当时是在老广美15楼画画,十五楼的视野很开阔,恰好可以看到大片的密集的喧闹的城市空间,一直伸展到视线之外,我觉得那个窗外的风景,比我的画要超现实得多。
 
经历就是财富
 
网易艺术:这可能是您更能看到一些事物表象后面的东西,比如火车,谁会知道光螺丝机有二十万颗呢?

江山:因为我有了这些经历,所以我算比较晚进艺术圈的,去到广州美院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班同学平均比我小十岁左右的样子,我会比我的同学们多一些经历,但我认为经历也是财富,生活给你这么多体验,让人不那么幼稚。一个人什么时候读这个书,什么时候拿到这个文凭,这不关键,重要的是你一直在认真体验生活。

专注于自己的世界

网易艺术:您有没有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家?

江山:这一点我一直很困惑,可能有些作品会打动我,但我说不出来特别喜欢哪个艺术家,可能这也是我太专注于自己世界的缘故。
 
做一个业余状态的艺术家

网易艺术:您作为一个自由的职业艺术家,在目前当代艺术市场低迷的状态,有什么样的感想?

江山:其实我一直在鼓励我的师弟师妹,要他们去做一个业余状态的艺术家,这样会让艺术家真实地去面对自己的作品,而不是想着靠作品去打开市场,或者作为打开身份地位的一个途径,那样作品里面会产生很多迎合市场需求的东西。说做一个业余状态的艺术家,不是说艺术不重要,是不要靠自己作品来谋生活的意思。这个可能在时间分配上会有点矛盾,但回到前面的问题来说,生活经历是一种财富。我自己现在不能算是纯粹的职业艺术家,我会欣然地去做一些与艺术相关的事务,比如艺术媒体和策展等。这样做会让创作者有很多不同的感悟,会从另一角度看待生活和艺术,能够保持你对待艺术的锐气和判断力。我们这个时代有个怪现象,就是说到“艺术”首先想到的是“市场”,而不是作者的内心和思想,这是不对的!很多好的艺术创作不是在启迪人们,而是在为物欲推波助澜,这需要改变。
 
期待生活体验和新的思想观念不断交汇


01新巴别塔之二
 
网易艺术:对未来您有什么计划和梦想吗?

江山:希望就是在未来我走过这么多道路后,自己会变得更加深刻、更加有内涵,离无知更远一点,还比如要学会拒绝一些事情。自己还有很多路要走,还有很多作品想要实现,生活的积累和艺术的创作之间,我认为是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生活的体验和新的思想观念不断交汇形成作品,我觉得那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名家评说】

杨小彦——

在我看来,江山的任务就是要不停地扰乱管道与肠子这两者,颠覆城市与机车的原本关系。他的最终目的,我猜想,既不是城市,也不是机车,而是人,是人这具肉身,从而释放人的肉体性在外化过程中所体验到的全部孤独乃至绝望。人在管道中无奈而单调地滑行,人在肠子中像痉挛般孤独地前行。从这个意义上看,不仅城市就是管道与肠子,人也是管道与肠子。
江山希望把人的这一城市处境,把人的非我的肉身,转化为微型城市的严酷和硕大机车的冰冷,好从中获取全新的形式。这个形式,就是他所一再描述过的“巴别塔”,一种形而上学的空间存在。

胡斌——

江山的作品具有太多的思想发酵物,他自己也在马不停蹄地寻找着闪烁思想火花的琐碎构件。当然,我不敢说,他的作品完全承托得起如此庞杂和深邃的意涵。有时候,我被他画面那日渐绚丽起来的色调和戏谑化的造型所阻隔了,不敢再往更为幽深之所在进发。但或者,当代社会中的种种思绪本就褪尽了铅色的沉重外壳,而以妖娆的姿态曝露着妩媚的肉体呢?

黎子元——

江山对于城市的好奇与着迷、观察与思索,进而把城市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核心题材已经有七年的时间了。在这七年的反复砺炼与漫长探索之中,江山跳脱了早期作品对于写实原则的恪守,经过了将现代城市景观与传统宗教价值相互拼合与冲撞的尝试,逐渐生成了以《新巴别塔》系列为代表的独特的艺术形式与个人风格,最终得以在创作理念和手法上从原本拘泥于还原现实、模仿物象的“写境”进化到超越现实、呈现心象的“造境”,以虚构的城市图景牢牢把握住了城市的真实本质,完成了江山在自述中所说的艺术家对于现实在艺术上的超越和实质上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