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越来越像一个住器

2018-06-05



-本视频由珠三角艺术视频档案独家制作播出-
 
城市概念正在悄隐地发生变化。

由疾风骤雨似的城市化外壳的硬体改造,逐渐演绎为人身体之间机能的软性改造。

——昔日走街窜巷小贩的叫卖声、纳凉聊天,充满市井生活的城市已经消失,城市不断地在外延、扩张。城市生活被庞大的政治、经济系统所修改,城市再也不是一种诗意的栖住地。

 

 
在几十年的城市化进程中,我们曾经历铺天盖地的广告,从幕墙似高清晰时尚女郎、电子螢屏广告到大街小巷、围栏、墙壁、电杆无处不在的求职、求工、性病广告;疯长的建筑、纵横交错的立交桥及高速公路,城中村改造工程,乡村城镇化、工厂化;大规模的社区性居住楼群、超市以及拥堵的交通、如蚁群般的汽车生活。

随着电子时代的来临,城市的词条重新被定义和添加。e时代年轻人在家中购物、办公,通过网络订餐;人们在网络上交流、阅读,人们足不出户,“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成为今天的真实生活;甚至人类天性中的方向感也全然被数字替代,手机定位、导航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我们越来越成为官能性的人”。 
 

 
人们的生活不再和林立的高楼、喧嚣的交通网络有关、电子网络使新闻与事件呈现更多的

娱乐性并稍瞬即逝,碎片似的生活消磨了人的意志,人活在虚拟的现实环境之中,只与自己相处、与网络相伴。今天、居住在哪儿都一样,你只需了解城市机器的操作系统。

中国南方的珠江三角洲作为沿海开放城市,足以显现这些特征、并具有典型性。
 

策展人李邦耀

此次展览选择的艺术家多出生于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生活在珠江三角洲,亲历了城市的蜕变,他们敏感地捕捉着城市新与旧相互交替、复杂诡异的变幻,犹如百科全书的索引编撰者,从各个角度诠释人与社会、与城市纠缠不休的复杂情感,展开了一部城市活着的历史词典。
 

展览出品人刘奕
 
作为33当代艺术中心的创始人和“城市词典”当代艺术展的出品人刘奕女士表示非常感谢两位老师的支持,在33当代艺术中心这两年举办的当代艺术展览过程中,她深刻领略到艺术的魅力,艺术唤醒人的感知与记忆,并给予每个人独特的感受和精神上的慰籍。

她认为“城市词典”作为33当代艺术中心在2016年的第二个展览非常重要也具有独特的意义,33当代艺术中心在这两年的不断成长中也逐渐明确了方向。刘奕女士谈到自己创办艺术中心的初心很单纯,就是发自内心对艺术的精神追求,以及作为企业家对社会的感恩和回馈,她希望能建立33这样的当代艺术平台,让更多人来关注、接触和欣赏当代艺术。
 

学术主持皮道坚先生

作为33当代艺术中心的学术支持和“城市词典”当代艺术展的学术主持,皮道坚老师认为“城市词典”是一个非常认真的展览。他指出:从33当代艺术中心今年的首次展览可以显现,当代艺术中心无论从学术品味、审美趣味还是自身的定位上都有了自己的重心和立场。

尽管在广州对当代艺术的关注度远远不如北京、上海,但33当代艺术中心仍坚持举办这样具有意义和价值的非功利的学术性质的展览,非常值得肯定和鼓励;同时他也认为33当代艺术中心以及在场的众多媒体、包括他自己和李邦耀老师都是艺术的中介,大家都能为当代艺术的传播贡献自身的力量。


01小组《界面》

梁链喜、陈荣彬


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特别是计算机从少数的科学家手中普及到大众;互联网的出现以及其应用范围不断增大,伴随着这些技术的应用与发展人们自觉与不自觉地在现实之外搭建了一个虚拟的平台,随着这个平台呈现的知识外置、视听实境、即时传递、操纵便捷等优质特征使得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它,在现实生活中网络媒体、信息检索、网络通信、网络社区、网络娱乐、电子商务、网络金融等都成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可以说这个虚拟平台已经迅速地向一个并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发展,当下人们即是生活在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犬牙交错中。
 

 
然而这些发展与变化使得我们大部分时间的工作与生活需要频繁地穿梭于虚拟与现实世界之间,我们的精神世界也在这样无常的转换中体现出无所是从——到底是赖以生存于虚拟世界以及沉浸于它所带来的精神愉悦呢,还是继续游走于虚拟与现实之间纠结在交错的世界里,又或者是审视这种生存状态所带来的种种问题以及深思我们的生命本体……这无疑是我们当下每个人存在的诘问。
 


江衡 《花开花落自有时2》

布上油画 2012-2013年


“我的创作不会把自己局限在某一个阶段,但一直在延续着消费文化和人之间“主动与被动”关系的一种思考,人在消费时代成为“被消费”的一部分或成为“消费的机器”,主体与客体的兑换关系以及人在这种环境所隐含的精神危机感。然而我对“消费”的理解是从广义的,我觉得我是从社会和文化层面介入的,比如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关系,这种“物”可能会消解另一种“物”。
 

 
艺术除了批判性,艺术家个人的情感表达也很重要。不管是持批评的态度也好,弱化批评也好,好的艺术作品有时是不能言说的。只要它值得你去思考,它的艺术品质和对知识的界定是全新的,它就是好的作品。当然有些艺术作品,尽管没有批判性也能触动你,它也是好的作品。我觉得不能片面的去看待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而是要全方位的去看待,还原艺术家所处的时代、周遭的社会环境。

我接下来可能会做得更综合一些,但还是跟“消费”有关系。当然消费的概念不是具体的。我也不想被限定是“卡通一代”艺术家的代表人物。因为一直以来我的创作都是自由的,“卡通一代”只是个源头。它是我20年前创作的坐标,“卡通一代”跟消费文化有很大的关系,可以拓展出无限的可能性。接下来我会让自己更自由的创作,只要是触及心灵深处的想法我都会去做,不会局限于一个概念里。”


李景湖 《今日放映》

錄影裝置、影片、亮片布面 尺寸可變 2014


 

 
《今日放映》中試圖還原了那些來到廣東務工的年輕人在昏暗的錄影廳中觀看香港電影的娛樂經驗。臨街即可聽到的嘈雜音效和誇張對白、碎片化的光影被投射到人工亮片鑲嵌的窗簾幕布上,閃爍著廉價卻耀眼的時代記憶。90年代至今,以蓬勃的香港電影產業為代表的港臺流行文化影響了整個中國的文化記憶,尤其是臨近香港的廣東區域。錄影廳既是文化產品流動的物質空間載體,也是文化工業娛樂大眾、麻痹社會的治療室。
 

在一个约6米X6米的黑暗空间内,一面墙上挂一块4米X3米的珠片布窗帘,对面挂一台投影仪,循环播放十部90年代香港产电影,并投影到珠片窗帘布上,模拟复制一个90年代的小型录像厅。
 

 
莫希亮 《鸳鸯蝴蝶-梦》

布面丙烯 2016


如果说绘画也有道理,那么首先是观看的道理,即视觉视角的道理。每双眼睛看到的应当是不同的世界,人们只能分享却不能确认其所看到的真实。当差异无法避免,共识只能由相似相续的那部分信息提供,而无法对应或重合的那部分,就交给了艺术。我的工作不外乎在实践这一悖论。
 

 
此次展出的作品《鸳鸯蝴蝶-梦》系列,以最适合观看的比例16:9,并装裱成类似显示屏效果,呈现来自视频监控下的图像——鸳鸯盗窃者。将像素低劣的图像信息转译为具备触感的画面关系,借助色彩作为视觉向导,提示多重折叠的观看“空间”。
 

 

秦晋《握住我的骨盆》

2014 单屏影像 109分钟


将一个按照自己骨盆大小做的色粉骨盆,放置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内,观众可以双手握住骨盆上部两个像把手的位置,像粉笔一样不停地在房间的内部书写涂画,直至骨盆完全消失。作品的影像部分是记录艺术家手握一个骨盆粉笔从家中出门,沿着日常上班的线路步行(过马路,走过跨江的大桥等等),手上的盆骨在粗糙的路上不断地磨损直至消失。
 

 
张学波 《通天塔》

图片装置 2015


“巴别塔”亦称为“通天塔”,“巴别”意即“变乱”,语出《旧约全书·创世纪》:耶和华得知人类将要建成通天塔(巴别塔),担心他们为所欲为,就打乱他们的语言,使他们分散各地。
通天塔的叙事主要包括两层递进的隐喻:①人与神的通约吁求显然是自发的、内在的与永无止境的,构成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而追求彼岸的人类本能品性;②人与神通约的行为是可怖的,人与神通约的结果则注定是无疾而终的,如卡尔·巴特所言:上帝是绝对的他者,人与上帝之间存在着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沟壑。巴别塔意味着理性主义发展的极致,同时恰恰是人对上帝的背离。
 

 
《通天塔》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特有的两组物像与景观。一边是以都市底层人为拍摄对象,城中村阳台、窗户仿佛一个个欲望的门洞和深不可测的陷阱,都市底层人的生存状态、切肤体验以及他们的梦想、挣扎、性和爱,都像那些衣物一样被悬挂在那里,这是一道无声的风景,是光鲜的中国现代化生活背后隐秘的一面。另一边则是以富人阶层为拍摄对象,装修精美奢华的阳台、门窗是身份权利的象征及财富的炫耀。这两座物质时代的“通天塔”

悄悄凝结成镜头下的一个个扁平性空间与终结性时间,这仿佛预示了我们今日所体验到的现代生活的全部危机和人类的未来命运。


五号风景工作室《钉子户黄》

隆基+黄祎 综合材料 2014--2016


“钉子户”现代社会发展进程中衍生的代名词。人类之始,人们泽山水而居,居所具有人类繁衍生息条件和历史延续的合法性。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和现代人对居住环境的高要求,同时,现代交通工具的便利,也为现代人居住延伸提供了条件。
 

在这些城市化“美好愿景”规划中,人类休养生息的山水及居所被日渐过度的城市化开发和某些不可预见的因素所改变。在现代机械的巨大轰鸣声中,在机械手麻木而熟练的操作中:山水、居所和祖坟……不堪一击,或被镂空成悬崖峭壁,或被高速公路所中横交错。
 

 
这个时候,“钉子户”成为孤立的代名词,成为阻碍城市化和经济发展的打击对象与牺牲品,成为了兄弟同室操戈和邻里吐沫的不合作者……这场城市发展的剧变,已经和每一个人相关。物是人非!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生存需求,这种关联,也许,永远是矛盾价值取向,却可以理解!
 

 
不可否认,在特定的行政和经济手段等的博弈中,“钉子户”最终成为发展的终结者,也极有可能在城市化词典中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五号风景视图通过现代雕塑形式,把它复活,并注入城市灵魂,在人类不断发展更替的历史词典中封存。
 

来自全国各地的理论家和艺术家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