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美术馆 | “万川曾映月 —— 四人风景研究展”开幕

2018-07-17

 2018年7月3日,“万川曾映月 —— 四人风景研究展”于广东美术馆开幕。


 
此次展览是广东美术馆特邀广州美术学院樊林教授担任策展人而策划的专题研究性当代艺术联展。展览从“风景与文化”“风景与记忆”“风景的‘人造’可能”几个不同的角度出发进行探讨。参展艺术家洪磊、胡介鸣、倪军、杨国辛的创作将从不同的个人文化体验出发涉及“风景”,挖掘深层文化记忆,通过观看他们的作品建立视觉文化与社会生活、江河山川之间的纽带,获得更多关于山水、景观的自觉与独立体验。
 
策展人樊林正在导览
 


策展人樊林导览1号展厅,与本次展览艺术家倪军(右一)一起介绍作品


胡介鸣是国内最早涉及数字媒体和录像装置的先驱艺术家之一,本次展览将首次对其历年的摄影作品进行回顾与梳理。胡介鸣的创作基于观看者的身份认知,将观看主体的现代性视野与摄影胶片的历史性特质交错叠加,从图像中传达出其对于“风景”观看的延续性脉络。
 


策展人樊林导览2号展厅,与本次展览艺术家胡介鸣(左二)一起介绍作品

洪磊对于“风景”的诠释脱离了传统的观看方式,被赋予更深层次的隐喻意味,而这种隐喻又或将引发观者以一种全新的观看角度对生活化的“风景”进行思考。
 


本次展览艺术家洪磊(左二)于3号展厅介绍作品


杨国辛则试图从创作方式的研究层面对“风景”的表现进行探讨,综合性交互媒材与多样化表现手法的使用使人与“风景”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也为“风景”的呈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4号展厅,本次展览艺术家杨国辛(右一)在导览作品


策展人樊林导览4号展厅,与本次展览艺术家杨国辛一起介绍作品

“风景”,在中国传统美学观念中,历来被视为审美观照的对象,而在西方文化语境之中,似乎又因“风景画”的概念而被赋予“绘画类型学”的意义。然而,由于观看方式与观看视野的多元化,当代艺术家们长久以来对于“风景”的诠释与解读也逐渐融合了历史、文化、记忆等多重元素,赋予了“风景”这一概念更多维度的深层意味。然而作品中所描绘的“风景”在观者的视野之中又将形成怎样的当代性观看图式,将是我们本次研究展试图探讨的一大问题 。
 


开幕式现场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致辞


策展人樊林致辞


艺术家代表胡介鸣致辞


嘉宾合影

 

广东美术馆希望以一种唯美的诗意叙述“风景”在时空变换中的图式变迁。观众在观看“风景”的同时,也在“风景”中观看自己。
 










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

倪军


《量子无踪》,倪军,布面油画,20cm×40cm,2014年



《千堆雪》,倪军,布面油画,122cm×155cm,2018年



《所做已做不受后有》,倪军,布面油画,150cm×355cm,2018年



《印度洋》,倪军,布面油画,190cm×400cm,2016年


胡介鸣


胡介鸣的著名作品「美多撒之筏」 创作于 2000年



《多云微风系列之三》,胡介鸣,摄影,100cm×130cm, 2007年



《儿子系列之一》,胡介鸣,摄影,80cm×100cm,2008年



《家在何处-将上海造到广州》,胡介鸣,摄影,300cm×600cm,2005年



《手系列之一》,胡介鸣,摄影,50cm×70cm,1999年



洪磊


《茶农阿宽的下午》,洪磊,影像,时长9'13,2018年



《抽刀断水》,洪磊,影像,时长7'44,2014年



《当我们谈论隐娘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洪磊,影像,时长7'43,2016年



《无题》,洪磊,影像,时长6'09,2014年


杨国辛


《传说-江南001》,杨国辛,综合材料,85cm×92cm,2016年



《传说-江南010》,杨国辛,综合材料,110cm×85cm,2016年



《无题之二》,杨国辛,iPadPro绘画,350cm×440cm,2016年



《无题之一》,杨国辛,iPadPro绘画,350cm×440cm,2016年


-- 展览信息 --


 


万川曾映月——四人“风景”研究展

时间:2018.07.03—07.22

展览总监:王绍强

策展人:樊林


造型艺术创作中,“风景”属于重要的题材。在新中国美术的历史中,出现了很多与家国情感相关联的风景创作。本展览的四位参展艺术家洪磊、胡介鸣、倪军、杨国辛,多年的创作从不同的个人文化体验出发涉及“风景”,挖掘深层文化记忆,通过观看他们的作品建立视觉文化与社会生活、江河山川之间的纽带,获得更多关于山水、景观的自觉与独立体验。

展览将从“风景与文化”“风景与记忆”“风景的‘人造’可能”几个不同的角度进行探讨。自然是给定的,文化源自建构,在这个链条上,新的艺术语言如何面对“风景”主题本身的活力、自创性,强调非自然主义的结构,着重于自然与文化的连续性,都很值得讨论。四位艺术家多年的文化实践,将“风景”创作从旧有的类型框架里推送到了当代艺术所面对的,也是每一个文明都面对的深层危机里讨论。这才是这批风景创作最令人着迷的启示。观看这样的“风景”,其实就是认知我们本身。凭借的不仅仅是视觉经验,记忆才是终极价值。

研究中,我们希望在考察“风景”的认知主体和机制的同时,依然讲述人们对风景的迷恋本身。在观照自然、山水甚至人造景观的问题上,依然能够紧扣人类认知和感受自己的生活世界,那些曾经美好的本土意象和他文化的解读方式,最终回归到人类自身的情感、审美、心灵。





 

(文中活动现场照片版权归大粤艺术所有。)

免责声明:本文文字内容来自广东美术馆,不代表大粤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