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美术馆公益艺术展 —— “我想将天使的小礼物呈上”

2018-08-08

8月4日至8月12日,小盒子工作室联合BANXIAOXUE的“我想将天使的小礼物呈上”小艺术家画作公益展览在广州柱·美术馆举办,并于8月4日举行了开幕仪式。


柱·美术馆入口
 
主办方希望通过本次展览呼吁人们关注自闭症家庭在生活中所遇到的种种困难的同时,也更积极地探索儿童绘画所带有的那种独特而纯粹的力量。展览借助相对弱势的群体(儿童),来为同样在社会中处于弱势的自闭症家庭发声。
 

活动开幕式现场


活动开幕式现场
 
据悉,由于本次展览是为帮助有经济困难的自闭症家庭的艺术品公益义卖展,现场所展示的由小盒子工作室的同学们围绕本次活动所创作的用于公益售卖的画作,以及以该批画作为主题所创作的限量版衣服都将进行义卖,所得收益将全数捐给有经济困难的自闭症家庭。
 

小朋友在朗诵诗歌
 
本次活动策划者在柱美术馆展厅以不同的方式展示画作,包括但不限于视频、朗读音频、即兴话剧表演等,并邀请小盒子工作室的小朋友们现场为嘉宾素描画画。其中几位小朋友还在开幕式上朗读了自己为“星星的孩子”所创作的诗,送上自己美好的祝福。
 

展览现场
 
“该展览通过艺术的计划去关爱儿童心灵成长,用艺术的方式引导孩子们与世界对话,让孩子们从小种下艺术的种子,像艺术家般去思考和表达。展览中这些孩子们的画作是艺术与心灵的最纯粹与直接的连结,孩子们就像天使一样,他们用纯真的眼睛观看着我们的世界,然后呈上这份交给我们的礼物。”

——王绍强 广东美术馆馆长
 



展览现场
 
“童真是天赋给孩子的礼物,画作中纯真的意象是导师以爱心诱导的成果。聚焦于关怀自闭症家庭的公益儿童画展,再将孩子的创作添加善美的意义。”

——靳埭強 “靳埭强设计奖”创办人

 
- 部分作品欣赏 -
 

《如果长得奇怪,是否可以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吴禹尘 ,12岁


《这是我,这是我的身体,在玻璃上舞蹈》,刘子明 ,10岁


《快乐王子》,蒋子涵 ,11岁


《用于解另一种读语言的神秘密码》,宗祖儿,10岁




《基因带控制我的言语》,邓洁暄,15岁



《有谁在那看着你》,欧阳心烛,11岁



《时时刻刻》,蒋子涵,11岁



《只吃果冻的女孩》,沈夕雅,9岁



《我看见了星星的舞蹈》,罗雅馨,8岁



- 展览信息 -


展览海报
 

有一个说法,说自闭症的儿童称作星星的孩子,他们意外地来到地球上,然而他们的逻辑永远不能明白我们的逻辑。他们孤独害怕、惶惶不安,竭尽全力地去融入一种他们似乎永远无法融入的生活。

如此地,尽管是星星的孩子,但在远方的星星本人对于孩子在地球的成长和生活怕是无能为力了,于是照顾星星的孩子们的任务,就落在了地球的一对又一对普通父母的肩
膀上。这些父母们,曾经也是一个普通而快乐的孩子,他们努力成长、刻苦学习、辛勤工作、成就自我、组建家庭,一切都幸福美满。直到有一天,医生说:“亲爱的父母,也许您的孩子永远不会说话,也不能学会独立生存,这就意味着你们必须永远地照顾他,甚至要寸步不离。

更重要的是,他极难就读普通的学校,代价极大的干预手段似乎是唯一的出路。而倘若不通过有效的手段干预,他天生的本能将不会教给他有关生存的技能。他难以学会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难以接收和表达情感,难以与人交流,更难以融入普通社会群体。

他们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会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与外界隔离。”连医生也不愿意说的是,自闭症谈摘帽,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干预,只能让情况稍微好转,一旦干预停止,一切又都打回原形。这将是一个伴随一生的责任,沉重也不足以形容这个事件本身。一个人的孤独,并不是一个人的孤独,是整个家庭的孤独无助,在地球——我们自己的土地之上的对未来深感茫然后的流离失所。星星的孩子,被放逐在地球上,而被放逐的不止是孩子。

倘若星星的孩子的降临是一份礼物,它不单止于一个自闭症的家庭,也来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所有的我们,独有一份责任。或远或近,都为我们的生命带来些什么,让我们从中感悟,从中成长,变为更完整或是更勇敢坚强的自己。就如这次的展览,让许多位本来不相关的人们坐在一起,为了让更多人关注到自闭症家庭所面对的困难,关注到各种社会保障系统的不完善,共同努力,出谋献策。自闭症的孩子们,他们不说话,他们不懂交流,却默默地让我们的心连结在了一起。
 


摄影:大粤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