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聚焦极简艺术的大型展览即将在香港揭幕

2018-11-09

2018年11月15日,卓纳画廊香港空间将呈现丹·弗莱文(Dan Flavin,1933–1996)、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1928–1994)、约翰·麦克拉肯(John McCracken,1934–2011)和弗瑞德·桑德贝克(Fred Sandback,1943–2003)的作品群展,这四位美国艺术家均与二十世纪后期最重要的艺术运动之一「极简主义」密切相关。

此次展览将呈现数件具有历史意义的装置作品,是香港首次举办聚焦极简艺术的大型展览。展览将分别在每个展厅中集中呈现一位艺术家的作品,让观众体验其简化形式、材料、色彩及空间的创作理念的共性与区别。
 



唐纳德·贾德 《无题》 1985

镀锌铁及透明淡蓝色压克力板

14.9 × 68.6 × 61厘米


「极简主义」被用以指代1960年代在纽约和洛杉矶出现的一种崭新的抽象风格,它在根本上重新塑造了雕塑创作的可能性。这些作品往往由单一或反复的几何形式构成,并且通常使用工业或市售的材料制作。极简艺术仅仅涉及其在空间中自身物质的存在形式,这使之与早先1940和50年代充满情绪与动势的「抽象表现主义」形成了鲜明对比。
 


丹·弗莱文 《无题》 1974

2018 Stephen Flavin/纽约艺术家版权协会

图片由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提供


展览将呈现一件艺术家丹·弗莱文创作于1974年的大型「栅栏」装置。这是该作品自1975年在荷兰鹿特丹的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首展以来首次公开展出。这件「栅栏」横跨整个展厅,让空间戏剧性地沐浴在粉色的萤光灯中,全然隔断了部分空间进出,改变了观者对周围建筑环境的感知。弗莱文的第一件「栅栏」作品实现于1966年,整个系列是艺术家最为重要的创作之一。

作为场域特定、模块化且连续性的结构体,这些作品体现出弗莱文在1960和70年代极简及观念艺术运动中的核心地位,此外还被认为是今天广为人知的「装置艺术」最早的典范之一。

约翰·麦克拉肯的作品结合了极简主义雕塑克制的形式特质以及透过色彩、形式和完成度体现的独特的洛杉矶感性风格,因而同样在最近数十年的美国艺术史中占据著独一无二的地位。1950年代末至1960年代初,麦克拉肯在奥克兰的加州艺术与工艺学院学习绘画期间,逐渐发展出了他早期的雕塑作品。在不断尝试三维画布的创作时,艺术家开始制作采用工业材料的物件,包括胶合板、喷漆和上色的树脂,以此创作出他作品中广为人知的具有高度反光的平滑表面。如他所说:“我认为颜色是我用来建造自己感兴趣形式的结构性材料。”



约翰·麦克拉肯 《无题》 1982

聚酯树脂、玻璃纤维、复合板

236.2 × 39.4 × 4.4厘米


在这次展览中,将会呈现一组约翰·麦克拉肯的作品「长板」,这是他标志性的雕塑形式。这些作品的想法最早诞生于1966年,它们以一条窄长、单色、矩形的板为形式,按特定的倾角斜依墙面(强通常被认为是绘画的领地),同时进入三维的领域以及观看者们身处的物理空间。“在提炼我的想法时,我所做的事类似于创作诗歌,试图在某种程度上以最少的语言诉说最丰富的内容。”
 


弗瑞德·桑德贝克 《无题(雕塑研究,4部件米卡多结构)》

约1991/2011年


水蓝色腈纶线尺寸依环境可变

空间结构由艺术家设计,总体尺寸可变

弗瑞德·桑德贝克因其勾勒空间平面及体量的雕塑作品而闻名。在职业生涯早期,他使用金属线和弹性绳作为材料,但艺术家很快便不拘泥于体量和重量而采用腈纶纱来进行创作。这些作品展现了它们周围的实体环境,即如桑德贝克所说,日常生活中的「行人空间」。通过以不同的比例及布局在水平、竖直和对角线的方向上拉伸纱线,艺术家创造出了一系列独特的作品,它们持之以恒却又精巧地阐述了现象学中对空间和体积的体验。

桑德贝克曾将自己的雕塑描述为“……较于自成一体的事物,更像是一道弥散的交界,它处在自我、个人环境和充斥在这环境中的他者之间,它由细线构成,为穿行和移动留下了足够的空间。虽然是雕塑,但它并不厚实,有种既不在内部也不在外部的矛盾。就像一幅画, 但可供人栖居其中。”

卓纳画廊自成立以来,就为多位极简主义艺术家举办了诸多深受好评的展览,是公认的向大众展示极简艺术的最重要的国际画廊之一。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