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 康甲

2018-07-17

艺术家 | 康甲


 

康甲

1984年  生于河北

2008年 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个展

2013年    “Sex shop”个展 / 腾挪空间 / 广州 / 中国 

2012年    “无聊的游戏”个展 / 清和朗润艺术空间 / 广州 / 中国

2009年    “康先生有话说”个展 / 地一现场 / 广州 / 中国                               
 
联展

2017年    艺术山西——太原美术馆/太原/中国
 
                反向引擎—— 2017中国当代艺术家群展/ 东亿美术馆/ 北京/ 中国

2016年    腾挪 —— 一所民宅艺术机构的自治之维/ 盒子艺术空间 / 深圳 / 中国

2015年    常青藤计划2015-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展 / 今日美术馆 / 北京 / 中国

                机构生产 —— 广州青年当代艺术生态考察 / 广东美术馆 / 广州 / 中国 
 
2014年    2014年度“青年艺术100” / 北京农展馆 / 北京 / 中国  

2013年    为何关闭黄边站 / 黄边站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 广州 / 中国

               形变 —— 一种当代艺术的视角 / 53美术馆 / 广州 / 中国

               即兴判断 / 盖亚空间 / 广州 / 中国  

2012年   飞舞的沙子 —— 沙飞与10位艺术家的对话 / 昆仑实验室 / 广州 / 中国 

               密集恐惧症 / 非延续空间 / 广州 / 中国

2010年   我们不是愚弄你 —— 青年艺术家联展 / 华南理工/ 广州 / 中国

2009年   实验空间与学院视野 /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 广州 / 中国

2008年   自拔 —— 新锐作品交流展 / 创意正阳艺术区 / 北京 / 中国

2008年   倒立·这个世界怎么了 —— 广州青年当代艺术展 / 汇豪社 / 广州 / 中国

2007年   33迟来 —— 广州“木棉”艺术家群展 / LOFT345 / 广州 / 中国

2006年   第二十一届亚洲国际艺术展平行展 / 新加坡


Kang Jia’s Resume

1984  Born in Shijiazhuang, Hebei Province, China

2008  Graduated from Guangzhou Academy of Fine Arts with Bachelor’s Degree

          Now living and working in Beijing

Solo Exhibitions

2013   “Sex Shop” Solo Exhibition; Tengnuo Space, Guangzhou, China

2012   “Boring Game” Solo Exhibition; Master Art Space, Guangzhou, China

2009   “Mr. Kang Has Something to Say” Solo Exhibition;Look Art Space,Guangzhou, China

Group Exhibitions

2017  Art Shan Xi ; Tai Yuan Art Museum, Tai Yuan,  China

          Reverse Engine –2017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ist group exhibition ; East Billion Museum, Beijing,
          China

2016   Sabaki – The autonomous dimension of a private housing art institution; Boxes Art Space,Shenzhen,
           China

2015   2015  IVY ART; Today Art Museum ,Beijing, China
           Institution Production – Ecolgy Inrestigation of Contempoaty Art of Young GuangZhou Artists , in 
           Guangdong Museum of Art ,Guangzhou, China

2014   2014 Art Nova100; National Agricuctural Exhibition Center , Beijing,China

2013   Why to Close the HB Station?; HB Station Art Project Lab, Guangzhou, China
           Transformation – A Perspective of Contemporary Art; 53 Art Museum, Guangzhou, China
           Lightness; GAEA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Guangzhou, China

2012   Shoot for Freedom – Shafei Talk with 10 Young Artists; Kunlun Laboratory, Guangzhou, China
           Trypophobia; Non-Continual Space, Guangzhou, China

2010   We Are Not Fooling You – Group Exhibition of Young Artists; South Chi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Guangzhou, China

2009   Experimental Space and Academy Field; University Art Museum of Guangzhou Academy Of Fine Arts,
           Guangzhou, China

2008   Extricating Oneself – Exchange Exhibition of Cutting-edge Works; Zhengyang Creative Art Zone , 
           Beijing, China
           Upside down·What is Wrong with the World – Exhibition of Contemporary Art of Young Artists in
           Guangzhou; Hao Space, Guangzhou, China

2007   Finally We Come – Group Exhibition of Guangzhou Ceiba Artists; LOFT345, Guangzhou, China

2006   Peripheral Exhibition of The 21st Asian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in Singapore


属于自己的“炼金术”

康甲是一个非常敏感和细腻的艺术家。但是与不少习惯将个人思绪转为直白呈现的青年艺术家不同,他总是以其特有的方式将诸多内心体验化为另一种异样的个体行动。比如无聊、失眠、空虚、伤痛等生命个体所遭遇的经历被他充满想象力地设置为某些奇异的现成品组合,他实际上是将这种种的经历表述为另一种新的对应物,它们形成对过往经历的深刻追认抑或对抗。他不只是在陈述那已经过去或者正在经历的体验,而是借此进行一种新的生产,他的这种生产源自周遭生活,却又为日常生活添加了新的思想和视觉的成分。我们经常看到,那些由身边之物组合而成的暗藏其生活与内心记忆的形象,统一着上了某一颜色,从而被赋予了某种程度的“点石成金”的效应。只不过这种带有几分神秘主义的“炼金术”主要是属于他个人的“小把戏”。

当然,他的艺术实践也不全然局限于个体的私密世界,他也有一些带有社会性观察的作品,但他的介入方式和表述方式无疑仍然是非常个体体验式的。在我看来,艺术家如何回应日常生活,并从中生产出给予观者新的视觉与思想激荡的东西,康甲可以说是做出了自己“任性”而又即兴的判断。

                    
---- 胡斌(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管理系副教授、批评家、策展人)



我们时代的艺术

康甲的现代前卫,体现在无论是对待宏大的叙事、激情的浪漫,还是抽表的放纵,存在主义式的焦灼,都表现出一种冷淡态度。他使用行为、现成品、装置、摄影、丝网、霓虹……这个时代一切可以用作表达的材料和方式来表达自我。毫无疑问,我们仍然处于一个父权威严的时代,任何有别主流表达的材料和方式,都会加强代际的紧张感。然而,我们已经毋庸置疑的被抛入这个时代了!

在行为录像《即将窒息在这被迫于时代的语录中》,年轻的康甲早早便意识到时代的压抑和重负,他被不断吞吐的红色气雾逐渐淹没,直至消失……艺术家并没有什么革命的激情,个体的被吞噬是最大的恐惧。在一个没有固定参考点的时代,任何关于意识形态和精英思想的讨论最终都走向一种无可避免的撕裂。正是如此,《关于西西佛故事的现代解释》不再是锲而不舍、不断推高的英雄精神,而转变为身后不断变化的风景。

年轻人的个体觉醒,在于自我的认同和环境体察。《所有的童话都是严肃的》似乎在表明一种年轻人的态度,他们并不斗志昂扬的样子,可能正是对这个时代最深入的一种认知。当康甲在做他的行为作品《哥吃的不是合格食品而是“标准加工”》时,他已经清楚的认识到现代工业社会人的尴尬处境。同样,在《那一抹夕阳》中,现代的诗意,是那红白蓝胶袋的色彩。

世界充满某种虚伪,远不如一堆看起来没有多少价值的物品有趣,康甲以时钟、拖把、刷子等东西做成现成品装置。《无聊的游戏》,年轻人像童年时代关注小东西一样,把那些日常的、随时可能被忽略的东西“艺术化”,这种现代社会必然的平庸举动常常被正襟危坐的人们报以“无聊”的道德指责,一个非常反讽的事情是,人类向来认为伟大的事业通常带来的危害也是巨大的。

康甲对这个时代最清醒的认识体现在《现实的主人》这件作品之中,现代人的生活,从生的歌唱到死亡的磷光闪闪,其底色就是霓虹的寻欢作乐与消费主义。这件灵感源于“黑色安息日”的作品,在思考富有反抗的摇滚精神的同时,泄露了文化消费主义的秘密。

回应狄更斯关于现代社会的最初描述,“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康甲说:“不那么糟糕,也不那么充实”。这,就是我们的时代!
                            
 

---- 文嘉琳(  美术史学家、独立艺评人、策展人)
 

 
无聊却又无比真实的琐碎

或许是深谙摇滚精神,在康甲的作品中并没有什么历史遗留的“国仇家恨”,有的只是关乎于个人情感的充沛或者说是泛滥,一条纠缠着情感的皮带,一顶象征避世的礼帽等等无不是在戏谑生活的无聊。

拉长时间来试想一下一个个体一生所历的真实是否也是一个时代的活化石呢?如同当下的他常常以一种无聊来抵制另一种无聊一般,这仅仅是在时代快艇中一个敏感儿童的无所适从罢了。回归原点,一切学术理论的根基大抵也就是这些看似无聊却又无比真实的琐碎吧。
 

---- 王 敏(策展人,艺术经纪人)

 

-- 代表作品 --


-- 2016 --




有所牺牲法则250x290x140cm 装置 2016


-- 2015 --




不那么糟糕但也不那么充实 120x300x150cm 装置  水泥浇筑 着色 2015


-- 2014 --




别担心,我守口如瓶 100x80x70 装置  2014


-- 2013 --


Again and over again 作品现场





现实的主人 灯光装置  150x750x50cm 2013
 

作品自述:

《现实的主人》装置作品以社会生存和个人欲望相联接,将人骨与现成物品结合,如同现实的外在与个人情绪的解体和破坏,回归由感知构成的生活本身,作品漏出的 “不安” “隐蔽”“自嘲”甚至“伪装”的气氛,构筑了一件即残酷又温暖的“现实景致”,《现实的主人》平面类作品是对装置作品的辅助阐释,每件作品都赋予了一个跟个体经历有关的简短一句话的概括,在这个轨迹中探索对现实最直接的诉求。





敏感 180cm×100cm×60cm 装置 2013









不要让时间去承担   声音装置  220cmX150cmX12cm  2013










SEX SHOP  灯光装置  6cm X 60cm X 5cm  2013 


-- 2012 --




Far Away 尺寸可变 声音装置 2012

 











无聊的游戏 尺寸可变 装置 2012
 

无聊的游戏

从前,有七个好朋友聚在—起.第一个叫安格尔,第二个是矮子伊克萨来,第三个叫安盖里,第四个是个聋子叫奥特怎,第五个是老酒鬼迪普尔森,第六个叫培提他是个教徒,第七个叫费尔。安格尔突然大声吼道说: “你们几个没用的东西,只会睡觉打瞌,我们应该一起去闯荡世界,寻求冒险,完成一些伟大的事业”。伊克萨来听了上蹿下跳应声道:“去闯荡世界,去冒险,去闯荡世界,去冒险,好刺激,好刺激”。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听人说有凶残的龙,随时会丢了性命” 费尔说着紧裹了一下上衣,瞳孔缩小成一个小黑点。安盖里在桌子旁边转着圈重复的说道:“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可怜的朋友,我们会被怪兽吃掉的,上帝保佑”培提紧锁眉头。躲在墙角的聋子奥特怎一直在玩他手里的杯子,好像周围的一切不关他的事。这时趴在桌子上喝得醉醺醺的迪普尔森结结巴巴的说到:“手..手里..好歹也有个..家..家伙,走起路来才..才放心”说完又趴了下去,安格尔说道:“有道理,哪怕仅仅去订—支挺粗挺长的矛,也是好的。”“打个长矛,好主意,好主意” 伊克萨来拍手叫好。于是他们七个人到铁铺打了一个又粗又长的矛,一起拎着这只矛,安格尔最魁梧就走在最前面,然后一个紧跟—个,尾巴上的是费尔。
 
七月的一天,他们走了很远的路,可要到他们必须去过夜的村庄,面前还有一大段距离。这时天已晚了,突然,在朦胧中的雾气里,一只大甲虫或者大黄蜂什么的,从离他们不远的一丛小树后飞过来,同时发出嗡嗡嗡的可怕声音。费尔吓得浑身冒汗,手脚只打哆嗦差点扔掉了手里的矛,“听啊,听啊”他叫伙伴们,“老天啊,我听见有龙在后面盘旋!”,伊克萨来兴奋的嚷道:“那我们是要被吃掉了,哈哈哈,我只想闻闻它的嘴里是什么气味儿。”培提轻声的说:“我还没有给我妈妈留下什么遗言,哦上帝保佑!”,“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安盖里又重复说道。一听这话费尔就开始逃跑,他一跳跳过一道草丛,不巧正好落在农民晒过玉米留下来的耙梳上,脚—踩耙齿,耙柄便翘起来,给了他脸上狠狠一击“哎唷,哎唷”费尔叫唤起来,“俘虏我吧,别吃我,别吃我”除了聋子奥特怎和醉了趴在长矛上睡觉的迪普尔森,其他四个人也一起争先恐后跳过来,齐声喊:“你要投降,我也投降!你要投降,我也投降!”等了好久,不见有龙来拖他们走,他们才发觉上了当。安格尔更气的把耙梳剁了个稀巴烂,为不让别人知道这事嘲笑他们,讽刺他们,他们一齐发誓彼此绝不提它,除非有谁无意间说走了嘴。

随后他们继续前进,几天后,他们不经意走进一片荒原,突然间乌云密布,风雨大作,为了躲雨他们找到了一个山洞,点了一堆篝火。这时候一个尖爪利牙浑身长满长刺的可怕身影投射在石头上面,他们一见这可怕的形象全吓坏了,赶紧商量怎么办才最少危险。因为,要是逃吧,外面雷电交加,躲在这里又担心那怪物会出来。于是,安格尔说:“我们必须进行一次伟大的殊死搏斗,勇敢地开始已成功一半喽。”说着,他们七个人一齐握紧长矛,安格尔在最前头,费尔在尾巴上.大家鼓足勇气,一心想刺出来,安格尔大喊:“刺吧,用力的冲向它,将那个怪物刺个粉碎,不要像瘫子一直趴下,不然我诅咒你们”
伊克萨来面部潮红大声叫道:刺死他,刺死他,
“那家伙完全就是个恶魔!它会把我们连皮带毛一起吃掉的”费尔大叫道。
安盖里喃喃自语起来:“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
这时轮到了培提,他说:“他要不是魔鬼,也是他妈咪,或者是魔鬼的异母兄弟.愿上帝保佑我们!”
聋子奥特怎左看看右看看握着长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酒鬼迪普尔森突然对安格尔说:“冲,安格尔,冲,冲到它头上去,光荣就属于你一个人的。”
这一下,安格尔才壮了胆,威风凛凛地说:“让咱们大胆无畏,投入战斗,拿出英雄本色,叫恶鬼低头!”
说罢,七个人一齐冲向那恶魔。培提闭着眼睛念着祈祷词,可怎么念都没用,他们仍离敌人越来越近,最后只听见石头后面:“吱吱!吱!吱吱,一只小刺猬跑了出来,原来小刺猬在睡觉让他们给吵醒了,吓得急忙逃走,仓皇逃窜,安格尔高兴得叫起来:“天啊,费尔,瞧,那是什么? 那恶魔原来是只小刺猬崽子!”

这七个朋友继续寻找冒险机会,来到了戴斯河畔。这是一条绿色的、平静的、水很深的河流,河没有桥到对面必须得乘船过去。它们不了解情况,安格尔就冲河对岸一个正在干活的人喊,离得太远了,那人不明白他们想干什么,就用方言问:“干啥呢?干啥呢?”,安格尔没听清楚,硬以为人家在说:“蹚水过!蹚水过!”他因为走在头里,便迈开双脚,径直冲进戴斯河去。不多一会儿,他已陷进烂泥和深深的漩涡,他的帽子却被刮到了对岸,一只青蛙跳上去蹲着,“呱呱呱,呱呱呱”叫起来。在河那边伊克萨来听见了,说:“咱们的伙计,领头的安格尔先生在叫‘快快快’了,咱们干吗还不蹚过去?”说罢,便一起冲下河去,全部淹死了,它们没有哪个再回家去。

 

----康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