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繁花——馆藏关山月花鸟画专题展

发布时间:2019-12-31
来源:关山月美术馆


展览名称:时代繁花——馆藏关山月花鸟画专题展

展览时间:2019年12月20日—2020年7月(年度陈列)

地点:本馆二楼关山月陈列厅

主办:关山月美术馆

总策划:陈湘波

展览总监:文祯非、王坚

策展人:庄程恒

联合策展:陈俊宇、丁澜翔

展陈策划:程平

项目统筹:王新妮、陈麒仲、张新英、骆文华

展务统筹:鲁珊

推广教育:许中云、陈濯非、刘乐、戴榕泽

展览实施:蓝良才、曹玉洁

财务统筹:梁莉

展览设计:图壤设计


《十六字令•梅》 1997年 95×174cm 纸本水墨

展览前言




关山月是20世纪中国画变革进程中的代表性画家,秉承“笔墨当随时代”的理念,在各个时期都留下了反映时代思想文化内涵的作品。花鸟画作为中国画的重要画科之一,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社会转型和文化变革中,以其表意传情、托物寓意的独特手法与传统笔墨意趣的特点,创造出了诸多适应时代需要的优秀作品,体现了中国画传统的强大创造性。

勃勃生机和春意盎然的景象是关山月花鸟画区别于传统文人画萧疏淡雅的气质,从而在现代中国画中表现出新的时代精神。关山月以其独特的笔墨语言与毛泽东诗意结合,创造出了家喻户晓的“关梅”的同时,对于中国花鸟画探索,也一直贯穿着其艺术生涯,几乎在每个历史时期,都有主题鲜明的作品留下。当我们梳理其晚年花鸟画作品的时候,可以发现在其不经意的抒怀咏物的花鸟画中,恰恰为我们窥视其作为一个经历过20世纪时代变革且极富现实关怀的画家内心的传统人文情结提供了参照,从而也为我们探求传统中国画的诗画模式、笔墨语言和现代转型提供了难得的视觉史料。

此次展览试图通过对关山月花鸟画艺术放置于20世纪变革背景下加以考察,揭示新时代观念与花鸟画传统寓意的新表达如何实现其现代转型,从而凸显关山月花鸟画艺术的时代意义和内涵。

关山月美术馆馆长 陈湘波
2019年12月13日


《岁朝图》 1980年 133×68cm 纸本设色

展览概况



此次展览以关山月美术馆馆藏关山月花鸟画作品为主题,分“岭南余韵”、“关梅迎春”、“三友新样”、“画者文心”四个部分,共展出作品35件。
(一)岭南余韵 20世纪40年代,徐悲鸿就称关山月为“红棉巨榕乡人”,而他晚年也常用“红棉巨榕乡人”闲章,以示不忘故土乡情。红棉和巨榕也是关氏喜爱表现的岭南乡土题材,此外还有芭蕉、丹荔、睡莲等等。自19世纪晚期,岭南本土画家居巢、居廉兄弟更以写生、写实为旨趣,致力于岭南本土花木的描绘,大大地拓宽了花鸟画的表现题材。居氏所创撞水撞粉之法,作为独特的技法语言,促成岭南地区鲜明的画风。岭南三杰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等同出居氏门下,传承表现岭南花木的传统和撞水撞粉的技法,这些都成为关山月表现岭南花木题材的重要参照。关山月笔下的岭南花木,因其山水画家的视角而显得别具一格,既有笔墨趣味,又不失物象形态的生动,一定程度上也显示了画家的对于此一主题的传承与突破。


《翠鸟》1932年 130×28 cm 纸本设色


《红棉》 1939年 51×56cm 纸本设色

(二)关梅迎春 关氏一反古人画梅遗意,其智慧的源泉不仅来自毛泽东的革命哲学的启发,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山水画家,他充分地发挥了善于营造整体氛围的艺术语言技巧。奇险的构图,雄健的笔力,并且,所有这一切都倾向于在整体上追求咄咄逼人的气势和疾速运动的节奏,构成了关氏画梅的风格特征。80年代以后,关氏梅花进入一种圆融化境,他变得更加挥洒自如,将个人笔墨气质和作为山水画家的视野,融入梅花的创作之中。关氏以迅雷奔骤的取势和狞厉恣肆的笔法,画出了一个饱经苍桑的中国艺术家胸中的郁勃之气。


《冷月墨凝香》 1987年 68x136cm 纸本设色

(三)三友新样 松、竹、梅合称“岁寒三友”,是关山月除了单独表现梅花形象外,最爱表现的一个题材。然而,关山月在对此一题材的表达中,往往将松、竹、梅经霜抗寒的传统意象,转化为经霜之后,呈现出盎然的生机。不仅如此,他还将个人心迹融入其中。在这一单元中,我们不仅看到他借“三友”主题,表达改革开放大地回春的喜悦,也看到他借“三友”斗霜,表达对抗战胜利的纪念。在关山月的晚年岁寒三友主题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是其对传统文人情思的转化和延续,正如其晚年所讲的“继往开来”,尤其是通过花鸟画的笔墨实验,来探讨文人画传统,表现时代精神和新的个人情感,这或许就是其“三友新样”的意义所在。


《松竹梅组画之松》 1986年 179×96cm 纸本设色


《松竹梅组画之竹》 1986年 179×96cm 纸本设色


《松竹梅组画之梅》 1986年 179×96cm 纸本设色

(四)画者文心 关山月和20世纪的许多中国画家一样,无可避免地面临传统笔墨的现代转型的困境,也同样面临雅俗的选择。岭南画派是近现代中国美术变革洪流中具有革新抱负的中国画学派,自觉地从现实出发,通过写生展开了对中国画的改造,并从唐宋绘画及东方文化圈中寻求属于本民族的传统,以回应来自西方的冲击。如何将传统的中国画语言与西方的视觉经验结合起来,以表现来自现实生活的感受,是关山月始终坚持不懈的艺术探索方向。在关山月的鸟画中,看到的是其对传统文人情思的转化和延续,正如其晚年所讲的“继往开来”,尤其是通过花鸟画的笔墨实验,来探讨文人画传统,表现时代精神和新的个人情感。


《红棉白鸽》 1977年 71×88cm 纸本设色


《春晓》 1980年  130×68cm 纸本设色

内容合作:

电话:18665691921/020—87381688

联系人:汤小姐 邮箱:2305366233@qq.com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传媒大厦